前兩天我收到了當代藝術館寄來的邀請函,可以去參加《超潮攝影家:大衛.拉夏培爾》的展覽。

12.jpg

我內心浮現一樁往事。好可怕的記憶。
上次的派樂地

可是為什麼我上次沒有說呢?
這也是個謎。就像從我就業後,好像有很多人以為我往生了一樣謎。


說到為什麼去參加派樂地開展,那是有原因的。

就是某天我收到一封留言,內容是當代藝術館邀請我去看一場展覽,說是與我的風格很像。於是我不疑有他、豪爽的回覆我願意了。

1.jpg


隔天的電話確認也沒有其他異樣,於是我很篤定我的上流路要開始了。


過了幾天,我內心忽然有個聲音要我再次看看那封信...

2.jpg 3.jpg



雖然對人生感到有些絕望,但掉進地獄也不是第一次了,牙一咬,事情就過了。

4.jpg

約莫月中的時候,又接到電話。這次說要開記者會。
5.jpg
6.jpg
聽聞只會介紹台灣藝術家,內心有鬆一口氣。
沒想到行前忽然通知新聞稿流程中有一項「部落客交流」,時間還頗長

7.jpg

隨函還貼心的附上與會來賓。
8.jpg
9.jpg
10.jpg

記者會前那幾天我心一直揪著,深怕「她哪位?」魔咒現世之後我會無法承受一世英明全毀。
果不其然,當天的記者會念到我的時候.....

11.jpg



人為了要擠進上流社會,真的需要做很多的犧牲,
我想張簡約剛踏進上流界的時候,一定也遇過「他哪位?」的窘境吧?

13.jpg

※ 影片是派樂地裡我最喜歡的一個藝術家吳柏樑的作品《憂鬱的童話》,百看不厭,跟大家分享。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zozo810 的頭像
zozo810

不要讓今天的暱稱成為明天的負擔

zozo8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